聍禾荇

当你看着深渊时,深渊也在看着你。

【瓶邪】 窗前一分钟(he/试阅/吴山记)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超级棒!


青山姑娘:



藏藏的西幻写得真的是贼带劲儿




STAlgorithm:







藏藏的西幻背景瓶邪同人(*/ω\*)这个背景在瓶邪tag里比较少见吧,终于有粮啦!








月藏_:















第一次尝试这个题材and第一次发试阅
和大家一起写文感觉非常棒!每位太太都超可爱的
就是我拖了很久.._(:з」∠)_
写文真的really艰难啊而且我还写的不好(心累)
但是大家的文真的超棒的!强烈推荐大家
如果不介意我的ooc与各种混乱设定
也欢迎大家来踩踩
















ლ(╹◡╹ლ)
















————艾特大军 @STAlgorithm  @藏星  @几何徒刑Lx  @如故蓝  @紫茜茜茜茜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晨曦2819  @青山姑娘
















不管在哪个世界,你我相遇的那一刻,就是新世纪的开始
















part1
“咚——”这是某个巨大物体与地面接触后发出的一声沉闷的巨响,随后,是一大片的土地或森林被鲜血染成暗红色。
已经不知道是第几头龙的尸体从天空中掉下来了,有时是人类,记不清这样的状态持续了多久,反正从我第一天搬来这里,情况就一直未曾好转过。
从一开始还会被这样的场景吓得哇哇乱叫,到现在已经可以面不改色的继续钓鱼,我不禁为自己强大的接受能力而感到自豪。
事实上,这不过是我们世界的日常。
忘了说,我叫吴邪,男,普通人族,大龄未婚男士,三星治疗系的法师。
对于刚刚那种情况,我已经见习惯了。战火蔓延的在不断加快,人族与龙族的斗争的范围越来越大,比起真正的主战场,像这样只是每天投尸的情况,只能算是小小的开胃菜。
公会早就因为声势浩大的战争再也不够安全,为了不被王国军征军,我在三个月前就搬出了公会。和我一样搬出公会的人还有很多,大多数都是恐惧战争的人。
大概也只有我,是因为想要逃避才跑出来的吧。
除此之外,还有我的好哥们胖子,一个人如其名,心宽体胖,大大咧咧不拘小节的三星大剑师。我们在不久前才刚刚重逢。
说曹操曹操到,刚刚讲到胖子,他就从后面闪了出来,直接给我脆弱的肩膀狠狠的一击,几乎让我差点摔倒。
“靠,胖子,你这是要谋杀啊!”我咬牙切齿的揉了揉被拍红的肩膀,忍不住对着在背后笑的得意洋洋的胖子吼道。
他还很自豪,“那是,天真,也不看看你胖爷我是谁,咱可是有大剑师徽章的人。”
“那我怀疑给你大剑师徽章的人一定是眼瞎了。”我对胖子鄙视道。
胖子也不生气,他脸皮厚惯了,听到这点嘲讽自然是不痛不痒,而是继续臭屁道,“哼,你那就是嫉妒。”
好吧,实话实说,我承认--我是有那么一点点嫉妒,虽然治疗系也的确很重要,但是作为一个男人,没有武力天赋还是会让人觉得挫败的,那个年轻的男孩不想成为一个厉害的大剑师?在加上胖子又成天在我面前炫耀着大剑师徽章,不怼他我怼谁?
嘴炮归嘴炮,通常来说,胖子找我来还是有正事要办的。果然,他说完几句话后,从怀里摸出一张任务单和几块铜币,对我道,“来几瓶特效的治疗药。”
“你终于要去拯救世界了?”我看了看那张单子上的要求,对胖子一脸惊讶道。据我所知,这可是a级任务,按照胖子平时的尿性,他应该不会选择难度那么高的任务才对。
似乎是被我说中了什么,胖子难得有点僵硬的咳了咳,不过他很快又恢复了嬉皮笑脸的样子,“就不告诉你,知道我是去干大事的就好。”
“行了您老。”我虽然嫌弃着,还是有些担忧的问道,“有把握吗?”
“那当然了!你胖爷我出马还有什么完不成的事情吗?”胖子信心满满的拍了拍我,“倒是你--”
“知道了知道了,我能有什么事。”早就听出胖子想说什么的的我立刻就打断了他,“我好着呢。”
胖子一脸的“你丫骗谁呢”,显然是不信我的说辞,刚想说些什么,可看着我满堆的笑脸,到嘴边的话最终化为了一声叹息,“行,那你自己注意点啊。”
“那当然了,我很惜命的。”我笑着对胖子说,“又不是小孩子。”
“要是你真的这么想我就放心啦!”胖子拍了拍我的肩,对我道,“别做傻事。”
我笑了笑,没有回答这一句话。直到确定胖子已经离开后,这才垮下了强颜欢笑的脸,望着窗外那棵小小的红羽树,陷入了长久的沉默。
“而且..我又能做什么傻事呢?”我轻声道,像是对胖子的回答,又像是对着屋外的木椅,假装还看得见另一个人的背影。
















距离张起灵失踪,已经过了一个多月了。
















part2
张起灵,人如其名,是一个闷油瓶。
他是我在一个荒废的墓地捡到的。
那个时候,我刚刚和胖子一起去做了一个任务,路经落日森林时,却不小心走错了路线,恰好就在一片湖边发现了他。
胖子一向粗线条,对于地图这种东西完全是胡来,指望他给我带路大概也是我脑子有坑。我们丝毫不意外的绕过了任务地点,居然直接抵达了一个墓地。
胖子还在一边感叹路线,也不知道是谁之前保证不会走错,望着他那肥厚的身材,我真是想要让他把地图吃下去的心情都有了。
无奈之下,我只能自己拾起地图来看。
唯一值得安慰的是我们还在落日森林里,这里通常不大会爆发战争,不过一到夜里还就不太好说了,危险几乎无时无刻在我们身边,如果不在落日之前赶回营地,我和胖子绝对是必挂无疑。
任务诚可贵,生命价更高。我们自然不会随意对待自己宝贵的生命,可是这么快放弃任务,不论是我和胖子,都不太甘心,而且离傍晚还有很长时间,想了想,我们决定还是看看运气,再找一会,如果在一个小时内还没找到,就放弃。
按照俗语中的直线原理,我们沿着那一排排的墓碑,走了好一会,入口是没看到,倒是在这片墓地内白白绕了一个圈。
遗憾同时,我也不禁开始打量起这个墓地的环境。围绕着墓地周围的是一大片波光粼粼的半月湖,明明是死亡之地,微风轻轻拂过时,竟然意外的带来了安详的感觉。
没有理会胖子在一旁“天真你行不行”的抱怨声,我用手翻过地图,忍不住问道,“对了,胖子,你有听过这个地方吗?”
然而他却完全没有抓住我的重点,“什么听没听的,天真你到找到路了没有啊?”
我无语的盯了胖子好一会,最后还是放弃了和他交谈的欲望。对于他总是找不到重点这件事,我都快要见怪不怪了。
草草地环视了这片不知名的墓地一眼,一般来说,有半月湖的地方大多数是一个很强大的副本,不出意外的话甚至可能找到隐藏的任务路线,得到更加丰厚的奖励。可是我翻遍了地图也没找出半点线索,再加上时间越来越紧迫,身边还有一个完全不明所以的胖子,本来的任务也没有完成。我叹了口气,还是放弃了这个机会。
虽然放弃了隐藏任务,不过幸运的是,经过我的严密探查,在十分钟后,我们终于发现任务地点。
比起我的淡定,胖子是一看见入口就朝着里面兴高采烈的狂奔而去了,这让我不禁抽了抽嘴角,还没来得及说上几句损他的话,一个不留神,就被脚下的一节树枝给绊倒了。
“吧唧”一声,摔的我是眼冒金星,还没回过神,就听到不远处传来胖子那喜闻乐见的笑声,“哈哈哈哈天真你这个狗吃屎的样子哈哈哈哈摔倒漂亮啊哈哈哈哈。”
卧槽,这能忍?!我愤怒的准备爬起来先揍胖子一顿的时候,却感觉手下似乎无意的摸到了什么东西。硬硬的,凉凉的..硌得我手疼。下意识的低头一看,借着林间时疏时密的光线,我意外的发现,这居然是一个人的头骨!
顿时我就被吓了一大跳,也顾不得头晕眼花,赶紧手忙脚乱的爬起来跳开,可惜运气太背,刚爬起来,就又摔了下去。
而且这回还躺在了什么软绵绵的东西上..不会是我想的那种软绵绵吧...
事实证明,人倒霉起来真的喝凉水都塞牙缝。我刚从头骨惊魂里跑出来,下一秒,就直接撞到了死人堆里。
还是面目全非的那种死人。
看着就在我侧脸边上的这位不知道是不是仁兄的仁兄,我的内心已经发起了无声尖叫。
这么说,我身下的也是..强忍着昏过去的欲望,在无数次心里暗示后,我终于默默转身,迎接这惨痛的事实。
结果就看见了这个闷油瓶闭着眼昏倒在一堆的死尸上面。日光照映着他的侧脸,显得他格外安静苍白的面容有些不太真实,让我一下子就楞住了。
这..这怎么和说好的不太一样?望着闷油瓶的脸,时间似乎停止了,那一刻,我觉得心跳似乎都慢了半拍。
就在我盯着身下闷油瓶发愣时,胖子见我好久没有动作,忍不住跑回来看我,“怎么回事,天真你摔断腿了?”然后他也看到了我所处的现况,以及——闷油瓶,“花姑娘的干活?”胖子咂舌道。
我一脸无语,“..滚犊子。”
“死人?”胖子接着问道。
我镇定的摇了摇头,“还有呼吸。”
“你想救他?”胖子一下就听出了我的言外之意,不过他并不是很赞同我的决定,毕竟像这样的人几乎每天都可以遇到,只是为了救一个陌生人的话,其实没有必要。
不是因为冷漠,只是...习惯了。我知道胖子想的没错,如果是平常,我也不会在意这个。但是,望着闷油瓶的侧脸,我下意识的还是有些不忍。
“算了,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好比几级那啥,”胖子最后还是妥协了,“天真,你们治疗系是不是都有救人业务通病吧?”
我抽了抽嘴角,对胖子的常识感到一如既往的无药可救,“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没有这种业务通病。”
“哦哦!我懂了!”胖子一脸的恍然大悟,“原来是一见钟情啊!”
“……”我强忍着一巴掌拍死他的欲望,吼道,“滚!”
















于是,张起灵就这样被我们捡回来了。
















part3
















等到人都被捡回来后,我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一个大死。
为了救这个闷油瓶,我连任务都没做,被扣了一大悬赏金不说,信誉分也下降了大半。
前途岌岌可危的同时,最让人心凉的是这个小子还完全没有对待救命恩人的态度。醒来的第一时间,就差点把我给切了。
天知道我一进门就被人压倒在地下脖子上还架着一把刀子是种什么感觉,而且那刀居然还是我的水果刀!
我简直要被气笑了,好不容易救个人,结果人家还要砍你,就是农夫与蛇的现实版也不带这么坑的吧,整一个赤裸裸的悲剧。
眼看那刀子就要落下来了,我连怒吼“卧槽”的勇气都没有,连辩解也只是弱弱的抗议,“等、等一下..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我只是来给你换个药..”我自认为露出一个非常和蔼可亲的微笑,即使吓得腿都软了,还是坚强的目不转睛的看着压在我上面的闷油瓶,温声道,“并没有恶意..”
可即使我已经这么好声好气的解释了,在我上面的某人却根本不为动,仍是一意孤行的拿刀横着我的脖子,还特意居高临下的紧盯着我,似乎要看看我是不是在说谎。
我欲哭无泪,再一次在心里痛恨了一把自己是那没有输出的治疗系,索性就直接把我遇到他的过程全都倒豆子似得说了出来,顺带强调一下我救了他的事实,“..所以,这位小哥,你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都是误会啊亲,所以这位大爷可以把你手上的刀子放下去了吗!
很危险的好吗!!
他静静盯着看了我好一会后,才终于慢慢把刀子挪开了,压力顿时骤减的同时,我也不禁长出了一口气。看来小命暂时是保住了。
但是闷油瓶还是不肯从我身上下去,我也只好继续用真诚的目光凝视他,就生怕他一个想不开又把刀架上来。
就在我俩相看两无言,气氛诡异到飞起的时候,胖子却突然从外面推门进来了。他一边推门一边嚷嚷,“天真!你好了没有啊,上个药这么磨磨唧唧的,我还等着..”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我们三个人的眼神就这样在半空中交汇了,画面仿佛是被按了暂停键,安静的可怕。
我表面一脸平静,内心却波涛汹涌。怎么以前我从来没发现胖子的大嗓门这么动听呢,来的也太是时候了吧!
顾不上胖子那目瞪口呆的表情,我当即热泪盈眶的向他投去求助的目光,真诚的眼里写满了求打包带走。
没想到他默默看了我一眼后,竟然后退了一大步。
紧接着,是大门被“啪嗒”一声重重关上的声音,与此同时,我听到胖子在门外大吼了一句,“对不起,我什么也没看到!你们继续!”
声音大的几乎整个公会都能听见。
我的表情顿时裂了,我单知道胖子靠不住,但是不知道居然这么靠不住。
望着身上明显一脸状况外的闷油瓶,我已经无力生气了,冥冥之中似乎听到了某些不可言说的嘲讽之声,让我只想躺着接着装死。
心好累,不会再爱了。
不过这么一折腾后,反倒是闷油瓶突然起身了。他大概是终于洗清了我的嫌疑吧,把那水果刀轻轻放回了桌子上,望着还躺在地上的我,终于低声说了三个字,“张起灵。”
我真的完全没有期待他会道歉,真的。
虽然你刚刚差点切了我虽然你发现是误会后一点也不认错虽然你在做了这么多事情后居然还有勇气自曝姓名..我真的!完全!不!介意!
我还能说什么,默默从地上爬起来,我苦着着一张脸,努力的对闷油瓶展开一个看起来不怎么狞狰的微笑,“我叫吴邪。”
望着我怎么看怎么扭曲的面容,他沉默了一会,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这才后迟疑的补上了一句,“抱歉。”
“没事..这位小哥,我不介意的。”我皮笑肉不笑的对他道,“呵呵。”殊不知这句话的背后掩盖了多少“mmp”
“那就好。”更让我无语的是,闷油瓶完全没有读出我的言外之意也就算了,还淡淡点头。
“.....”我终于忍无可忍,猛地站起来,就往门外走,我惹不起,还躲不起么。
糟心的事还没结束,刚打开门,就看到门外的胖子正笑的一脸猥琐的贴着房间的窗户,正在努力的往里面看。见我出来还特别惊讶,那上上下下打量的小眼神,真是看的我非常恼怒,“这么快?”
“快个屁!你能不能想点正常的,我和他什么也没有!”我咆哮道。
胖子顿悟,“原来还没成!”说着,他又对我挤了挤眉,惋惜道,“唉,这次是组织的错,不过放心,下回绝不妨碍咱天真撩汉!”
“....不需要,谢谢。”我几乎是从牙缝中挤出这句话,这到底是倒了几辈子的霉,摊上这样糟心的事情和这样的猪队友。
深吸一口气,我发誓,下次再乱捡人我就把吴字倒过来写。
















————未完待续
















余下全文请移至本子啦~












评论
热度 ( 77 )
  1. 聍禾荇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 转载了此文字
  2. 今天A酱也是萌萌哒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 转载了此文字
    超级棒!
  3. 青山姑娘·不会画电路图不改名河梁 转载了此文字
    藏藏的西幻写得真的是贼带劲儿
  4. 河梁月藏_ 转载了此文字
    藏藏的西幻背景瓶邪同人(*/ω\*)这个背景在瓶邪tag里比较少见吧,终于有粮啦!

© 聍禾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