聍禾荇

当你看着深渊时,深渊也在看着你。

【一八】张大佛爷,算命的叫你回家吃饭(十五)

为什么副四...就不能副八嘛

月下饮茶:

这一更原本是想写一个花絮,但是没想到越写越大,就单独成章了,本来应该放到过年的时候再发,但是……我是个憋不住的人……里面回顾了一些之前的细节,副四线也越来越清晰了。


我懒,点进主页有目录。


——————————————————————


十五、跟着佛爷去串门


新年的味道覆在鞭炮火红的外衣上穿过长沙城的大街小巷,穷人家的小孩子提着纸灯笼捂着口袋里的糖果盒一点点零碎小炮穿城过街的嬉闹,


齐铁嘴换了绛红的长袍,正在大厅里指挥着管家丫鬟收拾礼物,


“那个那个,那是给二爷的,那套头面可是宫里出来的。那个是给九爷的,放那边儿去。”


一回头,看见副官小心翼翼的端着一盒子东西,一嘬牙花子,


“那是给五爷的狗粮你那么吓吓叽叽的端着干嘛。”


副官噘着嘴那盒子扔在地上,齐铁嘴一吸气,


“嘿,说你还生气是不是?”


“大年初一家里人人有红包,就我没有,还走街串巷的给您买面茶去。”


齐铁嘴忍不出笑出来,伸手捏捏他的脸蛋,手感十分好,


“佛爷家伙食真好,你小子胖了不少。”


“您不也是吗……”


齐铁嘴用力捏捏,从袖子里掏出一个红包,


“给给给,早给你准备好了,比别人都丰厚,去攒着娶媳妇儿吧。”


副官笑呵呵的接过去,


“八爷新年吉祥,心想事成啊!”


“副官叔叔!我也要红包!”


小小一路喊着从楼上飞奔下来,稳稳当当的在副官面前停下,


“副官叔叔新年好,祝你福星高照、如意吉祥!呀,红包都准备好了啊,谢谢副官叔叔。”


到手还没捂热乎的红包就这样被张大小姐一把夺去了,副官欲哭无泪的看看齐铁嘴,对方却已经去整理小姑娘的衣服了,再回头看自家佛爷,张启山跟在后面手里托着大红仙鹤斗篷,


“小小,把斗篷系上再出门,外面雪刚停。”


大概是没人会帮他伸冤了。


 


红府照规矩过年期间二月红封了箱不唱戏,府里也只开角门,出入的这有九门叫得上名号的各家当家,


“每年佛爷都是第一个来的,让我怎么好意思啊。”


二月红拱手把张启山一家让进来,张启山与他携手进屋,齐铁嘴帮小小解了斗篷,


“佛爷为九门之首,来给大家拜个年就能使九门一心的话,他乐不得呢。”


“是啊,更何况还有八爷在一旁辅佐助阵,我们哪一个敢有二心啊。”


张启山看着他们两个斗嘴,小不点儿一时被忽视在厅里,瘪瘪嘴跑到二月红跟前,两手叠在腰间双膝微曲,裙摆轻轻触地,行了个漂漂亮亮的礼,反倒把二月红给吓住了,


“咱们大小姐这是怎么了?”


小小歪头,


“女儿给干爹拜年啊。”


二月红一愣,


“咱们小小也开始学礼仪了么?很有大家闺秀的样子啊。”


小小噘着嘴直勾勾的瞪着二月红,把个红二爷瞪得心虚起来,齐铁嘴捂着嘴偷笑,张启山愣了一下也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含笑看着二月红一脸疑惑,


“咱们张大小姐等着干爹的压岁钱呢。”


丫头被陈皮扶着从外头进来,刚好赶上看见一向从容的夫君被个小娃娃瞪的心虚的窘态,二月红忙叫管家去封了一个厚厚的红包。


陈皮瞥了一眼眼中满是疲惫的副官,


“毛没长全就跟着大人喝酒,睡眼惺忪的。”


副官怎么忍得了他在一边阴阳怪气,只碍着张启山和二月红都在没办法还嘴,斜眼看了看他,


“团圆宴多喝了些的确是头疼,佛爷、二爷,我能不能……”


张启山哪里看不出来他的心思,垂了眼没有说话,二月红自然没有不许的,挥了挥手,


“厢房里备了茶水点心,只要你不嫌弃是给孩子们的。”


不过是个借口而已,副官躬身退下去,陈皮也悄悄跟了出去,屋里人只当没看见,该寒暄寒暄,该玩笑玩笑,只有小小,眼珠子一转,随手拉了一个丫鬟,告诉了一声就跑了出去。


隔着窗户踮着脚往里看,两排酒坛子摆在桌子上,副官和陈皮各自站在桌子一边对峙着,小小耸耸肩,又蹑手蹑脚的回去。


“还要去其他几位爷和三娘那里,咱们改日再聊吧。”


齐铁嘴整整衣袍站起来,张启山回头找副官,小小拽拽他衣角,


“爹爹,副官叔叔和陈皮哥哥聊的正开心,爹爹就不要打扰他们了,不然陈皮哥哥又要找到咱们家去,打扰我和副官叔叔玩。”


小嘴一张一合伶牙俐齿的,逗得满堂笑声,二月红心里清楚,也知道对面夫夫两个未必糊涂,


“你们先去吧,有我在这里不会出事的,就当给副官放个假,晚了就在我这里住下,也不是什么大事。”


张启山也没推辞,终归在他眼里副官也还是个孩子,跟陈皮争强斗狠也是寻常。


送了一家子出去,丫头到有些担心,


“二爷,副官留在这里,万一……”


二月红搂了自己夫人,


“你啊……就是太疼陈皮了,你放心,我见老八怀孕时候副官的样子,估计他也是个……就算你担心的事情出了,大不了我亲自带着陈皮去向佛爷请罪,风风光光把副官娶进来就好了。”


 


副官被留下李就只能张启山自己开车,齐铁嘴带着孩子坐在后面,忽然想起来什么,


“小小,你为什么管副官叫叔叔,却叫陈皮哥哥啊?”


小姑娘摆弄着毛领子上的挂坠,


“副官虽是爹爹下属,却是爹爹族中的兄弟,陈皮却是干爹的徒弟,没什么不对啊。”


齐铁嘴眯着眼睛看着女儿,


“小丫头,还想骗你爹我。你这么叫,副官就比陈皮大了一个辈分出去,说,收了副官什么好处。”


小小知道瞒不过,抿紧了嘴不说话,只是笑,张启山从后视镜里看看,


“陈皮虽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看他那个意思对日山倒是上心,若是他们两个能说通,倒也不失为一桩好事。”


齐铁嘴推推眼镜,


“佛爷,我跟你打赌,这事儿跟你想的不一样,你从来没看懂你这个小副官。”


张启山不往心里去,朝后面打了个手势,三个手指捻在一起搓了搓,齐铁嘴当时就红了脸,小小看着两个爹爹,拍拍胸口,看来是躲过一劫了。


 


三爷和夫人去五爷家了,张启山扑了个空,拐了个弯先去了六爷家,独门独栋的,没有想象中的华贵,却显得幽深。


六爷为人阴沉,凡人看了都害怕,即便是张启山都也是敬畏为多,少些亲近。天底下不怕他还往上凑的只两个人,齐铁嘴和他宝贝女儿。


小丫头围着六爷的刀转了两圈,六爷冷汗一后背,生怕这小祖宗一不留神被刀刃伤着,


“六叔,这刀真好看。”


老六想不通,


“丫头你喜欢这个?”


小小满眼金光的点头,


“恩恩,刀漂亮,六叔舞刀更漂亮,六叔,小小不要压岁钱,六叔教我舞刀好不好。”


“小小,不准闹你六叔。”


小丫头一脸正色,板住的脸隐约有张大佛爷的风范,


“我没有在闹,真的想学,爹爹,干爹教我铁弹子,我就会了,为什么不能跟六叔学刀啊。”


六爷常年没表情的脸难得的有了难以置信,看向齐铁嘴,后者点点头,


“这丫头我算是白生了,让她背个书,跟要杀了她一样,二爷当玩儿一样让她玩铁弹子,她到一点就透。”


转过身去拧了女儿的小脸蛋,


“你还好意思提那个铁弹子,你再敢拿九爷送的棋子当铁弹子弹,我就把你送到解语楼去,让你九叔盯着你念书。”


小小捂着脸藏到张启山背后,开玩笑,她才不要去解语楼,九叔看着和蔼,最有办法整人了,她才不要去背棋谱。


六爷弯腰摸了摸小丫头的脑袋,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早知道你大小姐喜欢这个,当初我何必费心换了给你的贺礼。


说着去库房去了一柄绣刀并不笨重的外形还錾了几朵海棠花,很适合小丫头用。


齐铁嘴看着头疼,只怕这丫头非养成小佛爷不可。


小小抱着刀拽六爷的袖子,


“六叔,我们要去五叔家看狗狗,五叔做了梅花饼,您一起来吧。”


六爷本来最不爱串门,硬是被这小丫头领到了吴府。狗五爷斜眼看齐铁嘴,


“你又把这小祖宗带来了。”


齐铁嘴捅捅他,


“你活该,谁让你给我们家宝贝儿送那玩意儿的,你活该。”


两遍活该,让吴老狗太阳穴直跳,一回头,对上小不点儿一双晶莹的眼睛,


“五叔,我家卷卷还是扒在我身上蹭,怎么办啊?小静姐姐说他是想要小母狗了,可是,我没有小母狗啊,它跟小公狗一起玩儿行么?”


吴老狗被她问的没处躲,当初是为了给齐铁嘴找麻烦才找了那么一条日天日地的狗给小小当玩物,它既小又长得可人,只是表面现象之下的本性实在让人头疼,本以为会被十万个为什么缠住的是齐铁嘴,谁知道这张巧嘴说了什么,大小姐竟然围着自己问个没完,看佛爷的脸色只怕自己说错一句话,自己的宝贝儿们就得一起涮了锅子,十足头疼。


有人愁就有人喜,霍三娘把家业传了下去,自己却清闲起来,左右交情是在的,东家坐坐西家逛逛到比掌家的时候人缘心情都好上几倍,尤其是这小小,几乎要被她捧在手心里宠着了,这里面自然是有二爷身为干爹的连带关系,可霍三娘眼下不愿嫁人,那一点母爱全给了这个小不点儿也是人之常情。


厅堂里一片其乐融融,齐铁嘴隔着门望进去,张启山坐在正座上,倾身给坐在右边的三爷续茶,视线却落在大厅正中,六爷和霍三娘一边一个护在小小身边,看着小小跟五爷手里的三寸钉嬉笑。


张启山感觉有一道目光轻轻落在自己身上,抬起头,镜片后面的眼神清澈而温和。想起曾经许给他的诺言,至今也未变,


“老八,你陪我义无反顾的走下去,到海晏河清,我还你歌舞升平。”




 【未完待续】


——————————————————


下一章主要写副四,放心吧,我说是副四就一定是副四,你们要相信副官!哪怕他看起来……受受的……


 



评论
热度 ( 169 )

© 聍禾荇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