聍禾荇

当你看着深渊时,深渊也在看着你。

【家森x雀】无迹可寻

开关少女饭团酱:




独自一人站在雪地里,真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摔过脑袋留下了什么后遗症,只要在冰天雪地的户外呆久了,总觉得大脑有点跳着疼。


有朱不知道倒着车又跑到哪里去了,虽然我来这也不是真的为了找蓝色〇〇的猴子,但她好歹也装装样子嘛……算了,我不和有秘密的人斤斤计较。


是的,虽然没能准确洞悉有朱的秘密,但我总觉得她在隐瞒什么事情。


这没什么好奇怪的,我又何尝不是拥有一大堆大大小小的秘密——我对一日三食并没有多大兴趣,更别说吃夜宵了,尤其叉烧盖饭那种油腻的料理;我也并不是多喜欢吃橘子果冻,又不是小孩子,抢来抢去显得更幼稚;条纹胖次人间蒸发了,可我又没瞎,壁炉里还有没燃尽的布料呢喂;我的高级纸巾,接连不断少了一张,两张……好吧,几张显然不重要,毕竟封盒都拆开了,竟然还给我偷偷放回了原处,不要想着蒙混过关。


如果说同居的三个人都没发现我的这些秘密情绪,那并不是因为他们粗心。他们都是温柔的人,懂得关照别人的心情。只不过我总是试图搞一些更明显的事情来转移大家的注意力,所以那些秘密的情绪便显得微不足道了。


难过,生气,窃喜,还有……暗恋,只要刻意,没什么是我瞒不住的。


如果不是那两个凶神恶煞的人杀到别墅,他们不也没发现我结过婚生过孩子吗,可能是因为我表现得太不成熟了吧?至少和别府君比起来。


离婚之后,心态上多多少少都有些懈怠。但是这种懈怠万万不可表现出来,否则最后连自己都会开始可怜自己。


我并没有感到寂寞,我才不是惋惜逝去的家庭,我更不会因此难过,我只是有点上年纪了而已。仅此而已。


收拾收拾心情,还是佯装风流潇洒比较好。


打工的地方简直是艳遇圣地,在美发厅这样的场合,以我的形象,管他叫什么Kevin、Tony、David,手指摩挲着女孩子的头发,适当调笑两句,不用走心,也无伤大雅。这可以让我的外壳和神色保持时刻光鲜。


不过仔细想想,也真觉得有些可怕。尽管我问个路都能向年轻的女孩子索吻,却当真没了dokidoki的那种感觉。当年和前妻结婚的时候,是真的喜欢她。她是个奇怪的女性,春秋冬夏都穿着谜一样的凉鞋,也会懒得给我做饭,竟然嫌我一天吃三顿,还经常趁我睡着了用吸尘器吸我的脸……有时候像个疯婆子。


大概我就是喜欢这样奇奇怪怪的人吧。


在四个乐手同居的别墅里,有个同样奇奇怪怪的女孩子,叫世吹雀。嘛嘛,大家都叫她小雀,我也就乐得从善如流。


一开始并没觉得她有多奇怪,直到有一天我去洗手间,发现她坐在地板上,头枕着马桶盖睡着了。我吓到无声呐喊,愣了半天才敢伸手去探她的鼻息和脉搏,指尖全是她熟睡之后暖和的体温。


我为什么要把她背回房间呢?因为我还得用洗手间啊。可是别墅里不是有两个洗手间吗?让她睡在厕所里不就得了?好吧那并不重要。


结果隔天打开冰箱,发现我买的果冻和冰淇淋都不见了。睡醒之后觉得热,所以想吃冷饮,这样的人也是有的吧。


所以回家的时候,又买了一些冻在了冰箱里,还有那个包装诡异的咖啡牛奶。


只是顺手而已,我才不是为了谁买的。


 


小雀从来不说自己的事情,多少有些神秘。


那天她一个人背着琴失踪了一天,没见到她还真是觉得心里空空的。看到阿卷带她回到了别墅,我按捺不住自己的乐不可支,转头却看到小雀和别府君正站在彩灯下接吻。


我给自己设计了好多设定,以让自己看上去有趣且深奥。如果别人问我,家森君,你有没有喜欢的人呢?我会很哲理地回答,我不会让自己轻易喜欢什么人,因为恰好对方也喜欢自己的概率太小了。


我对自己设计的回答感到无比满意。既能显得自己与众不同,又能把内心真实的想法说出来,尽管这听上去有点点造作。


但是这句话是真理,我本人也亲身验证了这句话的正确性。


你看,小雀却喜欢着别府君。所以说概率太小了。


有时候,我觉得自己就像个小学生,往好里说,顶多像个初中生。面对喜欢的人,一方面,我想要隐藏自己的动心,另一方面,那种发酵的情绪却总是让我没办法和她用正常的方式沟通,况且她有点微妙的迟钝。


不知道大家对食物的喜好,颇费了些心思煮了普罗旺斯鱼汤,这家伙却兴致勃勃地谈论饺子,喂,好歹说一声“好吃”来听听啊。吐槽了她几句,结果这家伙好像故意惹我生气似的,简直要把饺子当段子用。


料定了她会大大咧咧翻冰箱找吃的,我特意留个一个果冻,放在冷藏室最醒目的地方。哦哦,她睡醒了,下楼了,打开冰箱,拿出果冻,撕开包装,拿出了勺子。OK!小雀你在吃啥,你把我的果冻吃了。其实我才不吃这种零食,只不过和她打闹斗嘴,真的有一种亲近的感觉。


这家伙看着体积挺小,其实吃得格外多,睡得也多,睡醒了就饿。大半夜找不到合适的夜宵,只好喝咖啡牛奶。我从楼梯上一个俯冲下来,哟西,有谁想吃叉烧饭,举手!果不其然只有她异常积极。看到她吃得卖力,我也就不计较刚才那烟熏火燎的油烟味了。


这算是对她好吗?我表现得不明显,况且她也一定发现不了。她能看出别府君看向阿卷的眼神里有多少关切和倾慕,却从来不纳闷,到底是谁把睡在四面八方的自己背回房间,盖上被子,为什么每天早上起晚了,总有一份早餐留在厨房里,为什么冰箱里总有咖啡牛奶。


也不全然是因为她迟钝,而是因为我总用其他夸张的表现,来遮掩暴露出来的那一点关心。我和小雀可以追逐打闹,可以斗嘴,说不定在她眼里,我是个喜欢计较、喜欢吐槽的……好朋友。


这么一看,能理解她为什么会喜欢温柔的别府君。


还那么同步地,往炸鸡上,挤柠檬汁。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自己快绷不住了,只能转移一下焦点。或许和别的女孩子交往一下会比较好?身边合适的人选只有有朱。嘛嘛,虽然她们发型也差不多……只不过有朱这孩子才不如小雀可爱。


对于我勾搭有朱这件事,他们三个集体摆出了吃瓜群众的态度,就差手里拿一把瓜子了。尤其小雀,就属她乐得最开心。


真是一点点的吃醋和嫉妒都没有。


气死我了。


 


我可以坦诚地讲自己和前妻的事情。


没什么好隐瞒的,谁不是带着对温暖的幻想才结婚的呢?


但却不想当着小雀的面完全坦白自己的心情,只好一个劲儿吐槽她,为什么又穿着浴室的拖鞋进我的房间。


用极其傲娇的态度大致讲了讲和前妻的短暂婚姻,我脑筋一转,计上心来。前妻都有男朋友了,我怎么好形单影只去见她,小雀,你来演我的女朋友。


当然,在前妻面前逞威风,只是我的目的之一。


如果要扮演情侣的话,两个人能站得近一些吧,牵牵手也很正常啊,kiss……还是算了,我们又不是在美国,用不着这么open,如果太obvious,小雀可能会doubt的,right?


难得两人独自驾车出门,这家伙又给我睡着了。演了半天戏,什么亲密一点的行为都没有,反倒是抢了个儿子回家。


三个人走在一起,多少有点一家人的感觉吧——我体会着这点可以忽略不计的亲近,觉得自己又心酸又可怜。


四个人在一起聊天,气氛总是比较活跃,我偶尔犟不过他们,只好上演蜜汁小剧场,当然,和我演恋爱情结对手戏的,肯定是小雀。


为了掩盖自己的私心,我还和其他人演过“炸鸡上要不要挤柠檬汁”之类的小剧场,以让自己各种突如其来的小剧场看起来自然而然。


喜欢的人就站在自己面前,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小于正常的社交距离。她是我约会的对象,明明邮件回复说“能来的话就来”,却真的站在了我背后,拍了拍我的肩膀,指尖戳了戳我的脸颊。


如果不是小剧场,而是真实的情节,我会怎么做呢?


拥抱?Kiss?表白?


光是想象一下,我就已经开始傻笑了。


发烧的时候,浑身上下汗津津地窝在被子里,小雀端了粥进来,放在我手边。嘛嘛,粥煮得差强人意,但是能在生病的时候吃到喜欢的人的料理,实在已经是意外的惊喜。如果我们真的是情侣呢?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吗?


我想象着和小雀在一起的种种画面和细节。


小雀却在承受着想象同别府君恋爱还要撮合别府君和阿卷的矛盾和痛苦。


很多次同小雀在楼梯上错身而过,总是习惯于扭头看看她的背影。其实是有点后怕的,如果小雀哪怕有一次转过头,便会对上我的目光,那一定会尴尬吧,一定会暴露出我的关注吧。


但是她眼睛都在看别人,一次都没有回头。


 


卖章鱼烧的大叔话非常多,看我一个人来买章鱼烧,竟然一副惊讶得不得了的表情,脸上一堆表情。


面对陌生人,总归可以讲讲真话。


我从口袋里掏零钱,低着头找硬币,随口说,买回去给喜欢的人吃,她肚子饿了。大叔拖长声音诶——了一声,你们是恋人吗?


嗯?只是我一个人的单相思罢了。


明明是特意买给小雀的,我却一副要拿章鱼烧下酒的模样,装腔作势地开了一罐啤酒,两个人坐下来,算是难得的二人时光。


S,A,J。


小雀,你来给我表个白。


她一脸“这家伙又来了”的表情,站在离我很近的地方,颇为写实了说了一句“我喜欢你”。我大可以马上说出那句“谢谢你”,却故作犹豫地思索了半天。嗯,这的确是小剧场的剧情需要,而且,我不想打断这种被她告白的美好幻想,连空气都是甜兮兮的。


我喜欢你。


谢谢你。


我开玩笑的。


单相思,是一个人做的梦,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秘密。


我才不会轻易说出来。


因为,成人,会选择默守秘密。【END】



评论
热度 ( 66 )
  1. 聍禾荇开关少女饭团酱 转载了此文字

© 聍禾荇 | Powered by LOFTER